寻求报道
我要投稿

终审判赔300 万!宝格丽在华赢得商标纠纷案

发布时间: 2020-03-04
来源: 网络

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广东高院)就宝格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格丽公司)、宝格丽商业(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宝格丽上海公司)诉湖南德思勤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公司)、深圳市德思勤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置业公司)、深圳市德思勤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实业公司)侵犯其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三被告停止在房地产经营活动中使用“宝格丽”等名称,销毁含有相关用语的标牌、标识和宣传资料,刊登声明致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310万元。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驰名商标是商标中“金字招牌”,是最有价值的商标。在生产力高度发达、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拥有驰名商标的商品往往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和较高的市场地位。在消费社会,商标尤其是驰名商标已经不仅仅是识别商品或服务的“红娘”,而是本身即具有非常大的价值。


宝格丽商标引纠纷


宝格丽公司是一家经营珠宝首饰的意大利公司,为第332078号、第334038号、第340247号“BVLGARI”、第3811212 “BVLGARI宝格丽”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且上述商标均核定使用在第14类珠宝、手表等商品上。宝格丽上海公司是宝格丽公司于2006年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且将“宝格丽”登记为企业名称,从事珠宝首饰的零售等。


终审判赔300 万!宝格丽在华赢得商标纠纷案


宝格丽公司诉称,2014年其发现,德思勤公司开发的“宝格丽公寓”房地产项目的楼盘外墙面、宣传册等位置,以突出方式使用“宝格丽”“Baogene”“宝格丽公寓”等标识。德思勤置业公司在其网站上,宣传和推介涉案楼盘,在主页中突出使用“宝格丽”,并以高档珠宝饰品作为配图,在涉案公寓公开发售活动现场,摆放数百件宝格丽香水。德思勤实业公司在第36类“受托管理”等服务上注册了“宝格丽”商标,供德思勤公司、德思勤置业公司使用。涉案“宝格丽”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请求法院认定第332078号、第334038号、第340247号 “BVLGARI”、第3811212 “BVLGARI宝格丽”注册商标在第14类珠宝、手表类商品上为中国境内的驰名商标。据此,宝格丽公司、宝格丽上海公司以德思勤三公司侵犯其商标权及字号权为由,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深圳中院),请求判令三立即停止在房地产经营活动中使用“宝格丽”等名称,移除并销毁含有相关用语的标牌、标识和宣传资料,并刊登声明致歉;三被告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2000万元及合理开支50万余元。


三被告共同辩称,德思勤公司系第9008821号、第9013166号、第9013375号“宝格丽”商标所有权人,故未侵犯原告的商标权。


法院经审理认为,“宝格丽”属于臆造词汇,具有先天的显著性。二原告的持续使用,在第14类珠宝、腕表类商品上使“宝格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2015年至今,宝格丽公司在第36类服务上取得4个包含“宝格丽”中文的注册商标。然而,德思勤公司在其开发的楼盘、商品房销售及广告宣传等商业活动中突出使用“宝格丽”字样;德思勤置业公司在其官网上宣传“宝格丽公寓”,均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德思勤实业公司申请注册第9008821号等3个“宝格丽”商标,侵犯了宝格丽上海公司使用在先的“宝格丽”企业名称权。另外,关于认定涉案“宝格丽”商标在第14类商品上为中国境内驰名商标的问题,因宝格丽公司在第36类上已取得4个注册商标,而被诉侵权商标使用的服务类别也在第36类,故该案无需跨类保护,且无认定驰名商标的必要。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刊登声明致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


终审判赔300万元


宝格丽公司、德思勤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广东高院。宝格丽公司请求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原审三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2040万余元。德思勤公司请求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宝格丽公司的诉讼请求。


广东高院经审理认为,一审诉讼期间,宝格丽公司先后获得在第36类“不动产服务”上的4个注册商标,故原审三被告在该案诉讼前实施的侵权行为并未侵犯诉讼期间注册的4个注册商标权。但是,由于宝格丽公司在一审中既主张认定驰名商标进行跨类保护,又主张被诉行为对相关商标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构成侵权,故仍有必要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并据此判定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和相关法律责任。因使用在第14类商品上“宝格丽”等商标,经过原审原告长期使用,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已经达到了驰名的程度。德思勤三公司使用与涉案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造成相关公众误认,侵犯了宝格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此外,就判赔金额的确定,法院考虑到两方面因素,一是涉案商标的商誉、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人主观恶意、权利人维权合理费用等因素,故在原有基础上大幅提升了判赔金额;二是跨类保护情况下驰名商标在被诉商品房开发销售中利润贡献率的限度、对涉案商标的使用程度以及跨类的联系程度等,不能仅因商标驰名或商品房开发销售获利较多而必然获得巨额赔偿。据此,确定按法定最高额300万元作为赔偿金额。


综上,广东高院判决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刊登声明致歉,赔偿宝格丽公司、宝格丽上海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310万元。


认定驰名的必要性


对此,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太平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驰名商标是在中国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是商标中“金字招牌”,是最有价值的商标。在生产力高度发达、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商标就是市场,拥有驰名商标的商品往往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和较高的市场地位。同时,在消费社会,商标尤其是驰名商标已经不仅仅是识别商品或服务的“红娘”,而是本身即具有非常大的价值,至少在一定意义上已经摇身一变为“莺莺”,成为消费者标榜自我身份的重要工具和途径。


正是由于驰名商标的巨大价值,现代商标法对驰名商标进行特殊保护,尤其是对于注册的驰名商标提供跨越其原注册的商品或服务类别之外的保护。我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对注册的驰名商标提供跨类保护,只要在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上使用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均构成商标侵权。


根据我国商标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商标法对驰名商标认定采用因需认定原则,即只有因处理商标侵权、商标注册争议等商标纠纷的需要才需要认定驰名商标,同时需要满足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驰名商标跨类保护的其他条件,即在不相同不相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原告的注册商标混淆性近似的商标、误导公众致使原告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才需要对原告的商标是否驰名进行认定。


现实中也存在着一种特殊情况,即原告在被控侵权行为发生的商品或服务类别上有注册商标,在其他不相同、不相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具有注册的驰名商标。此时,理论上,无论是援引与被控侵权行为发生的商品或服务类别相同的注册商标还是其他不相同、不相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注册的驰名商标,原告均可以保护其合法权益。不过,由于相同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注册商标的混淆侵权判断更为简单确定,且由于目前我国商标法对驰名商标认定采用因需认定原则等比较克制的态度,法院原则上不会通过认定驰名商标而运用跨类保护的。


“该案中,尽管原告在第36类服务上有注册商标,但其注册商标是在一审诉讼期间取得的,不能涵盖这些注册商标取得之前的被控侵权行为。对于在第36类服务上的注册商标取得之前的被控侵权行为,原告就只能通过不相同不相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注册的驰名商标来进行跨类保护。因此,广东高院认定原告第14类商品上的商标构成驰名商标并进行跨类保护,充分体现了我国商标法关于驰名商标认定的因需认定原则。此外,损害赔偿是商标侵权的重要救济形式。不管是按被告损失还是按原告获利进行计算,损害赔偿均要和商标侵权行为具有因果关系。该案中,尽管原告举证被告与商标侵权有关行为销售收入达6亿元,但却并未举证该销售收入及其利润与商标侵权行为的因果关系。二审判决结合被告侵权行为性质、获利、维权合理费用等因素确定按法定最高额300万元作为赔偿金额,较好地平衡了双方当事人的利益,给予知名品牌较充分的保护,体现了我国知识产权审判‘严格保护’与‘比例协调’司法政策的真正内涵。”王太平说。

最新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参加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珠宝产业网立场。
    相关推荐
    • 点击次数: 0
      2020 - 07 - 20
      7月1日至13日,纽约珠宝腕表品牌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在台北101品牌专门店,举办 Be Jeweled by Harry Winston顶级珠宝鉴赏会,除了两套New York系列最新作品之外,顶级哥伦比亚祖母绿、缅甸鸽血红宝石、Fancy Vivid橘黄钻石等珍贵作品。发源自纽约的Harry Winston,一向对于纽约情有独锺,纽约蓬勃的生命力、特色建筑、城市光景,也都不断启发Harry Winston的创作,这次在台湾举办的顶级珠宝鉴赏会,便可看见两套以蓝宝石打造的新作,不论是以第五大道或是洛克菲勒中心为灵感的设计,Harry Winston用非凡的宝石,以及精湛细腻的工艺,让古典与现代美学完美结合。这件充满古典美学的红宝石项链,特别将蛋面切工红宝石镶嵌于18K黄金底座上,与圆形明亮式切工、水滴形切工、马眼形切工钻石,铺排出璀璨盛放的花朵,充满古典流丽之美。而这件呈现盛放花形设计的橘黄钻石戒指,中央Fancy Vivid橘黄钻石主石重达5.50克拉,外圈以10颗水滴形切工钻石环绕,如同艳夏的骄阳,充满耀眼魅力 。
    • 点击次数: 0
      2020 - 04 - 29
      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加速了行业的优胜劣汰,让更多企业深刻认识到,创新和研发是企业保持源源不断发展动力的最核心要求。对于黄金珠宝行业而言,工艺、产品、设计的创新离不开知识产权的保护,推进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对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尤为重要。借助2020年4月26日——第20个世界知识产权日的契机,为推进国家以“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为核心的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带动黄金珠宝行业知识产权工作全面发展,营造鼓励知识创新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环境,深圳市金银珠宝创意产业协会(简称“宝创协”)联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盐田监管局,在当天下午共同举办了4.26知识产权线上直播培训交流活动。直播现场——主持人文丽本次活动直击与企业切身利益最相关的两个知识产权问题——知识产权风险识别与侵权纠纷应对,并邀请了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两位资深律师为大家进行分享讲解,以及互动答疑交流。接地气的干货内容与流行的直播方式拉动了大家积极参与的热情,直播间氛围活跃,学员和讲师积极互动,整场线上直播活动持续了2个小时,全场在线观看量达到2.2万。邹坤丽律师结合其十多年的知识产权案件处理经验,从诉讼角度为大家讲述企业如何进行知识产权风险的识别,如何管理企业的知识产权降低诉讼的风险,并讲述产品研发阶段的专利风险识别和管理重点。明娟律师则为大家分享解答企业在知识产权侵权判定、维权取证等方面存在的疑问,以及企业面临知识产权纠纷时的应对途径和技巧,以提高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维权能力。本次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和影响。宝创协知识产权联盟及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站将持续为行业提供提知识产权培训、咨询、原创保护、维权援助等服务。唯有不断强化企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和竞争能力,促成行业形成良好的创新文化,持续优化营造一流的营商环境,才能不断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深圳黄金珠宝产业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力。
    • 点击次数: 0
      2020 - 04 - 23
      为了更好地保护珠宝企业知识产权,继续深入推进「原创真品·正版正货」珠宝行业可信交易保障体系4月21日,深圳市知识产权局在真品溯源平台(CGICP)举办了深圳市珠宝行业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站的揭牌仪式。深圳市知识产权局代表杨红柳女士,深圳市罗湖区真品溯源珠宝技术研究院院长胡小凡,深圳市罗湖区珠宝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刘学龙、深圳市小微企业发展促进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副主任黄稼跃等相关领导嘉宾,以及企业代表、行业媒体出席了本次活动。 胡小凡院长在会上表示,深圳珠宝行业作为全国该产业的风向标,已经进入了上升的关键时期。在疫情中,珠宝产业也出现了很多机遇,旧的库存逐渐清理后,真正原创产品的“发展窗口期”开始徐徐打开,但大多数原创珠宝产品知识产权因保护方法不足、不彻底,在市场上达不到预期的商业目地,更达不到成功维权的条件,这将使从事原创的珠宝企业继续蒙受更多损失。    近几年来,真品溯源紧跟国家政策导向,以建立珠宝行业完善的知识产权信用体系为己任,通过数年的一系列的研究和创新,广泛引入跨界合作,鼓励创新保护原创,辅导企业思维模式的升级,从知识产权布局和运营的角度入手,激发珠宝行业的活力,2019年,真品溯源创建的「原创真品·正版正货」珠宝可信交易保障体系,被评为深圳市“两建”十大先行示范工作、入围深圳市知识产权十大事件。深圳市知识产权局代表杨红柳女士在会上谈到:知识产权在近几年受到空前的重视,习总书记指出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维护内外资企业合法权益的需要,更是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深圳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等重大战略,深入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加大改革力度,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在加强立法、体系建设、公共服务上做出了很多工作。珠宝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面临很多的机会和挑战,希望...
    • 点击次数: 0
      2020 - 03 - 17
      商标之战,从来都是企业的竞争武器,表面上看是侵权之争,实际上是市场战略之争,是未来规划之争。潘多拉VS潘宝拉的商标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潘宝拉已成功注册45个全品类商标。企业之间的商标争夺还不仅发生在同行里,甚至两个业务毫不相关的企业也会因为同一个商标对簿公堂。商标是企业竞争的武器。潘多拉VS潘宝拉的商标之战终于落下帷幕,借此,企业可以牵制对手业务,并趁机反超,也可以发现潜在的对手。当然,也有企业因为疏忽而陷入了商标陷阱,被敲一笔“冤枉钱”,严重的还会导致公司业务受到致命影响。在品牌化越来越突出的今天,企业为了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使出浑身解数去争夺市场。而商标,就是争夺战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为保险起见,大企业往往都会进行跨类别商标注册,或者看到其他企业注册同名不同类别的商标时而发起异议,因此两个业务上看似毫不相关的公司往往因为商标撞车而产生激烈争夺。有“远见”的抢注商标注册也有灰产,一些人专门盯紧知名公司并注册其商标,而等待公司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谋取暴利。企业的竞争武器商标之战,从来都是企业的竞争武器,表面上看是侵权之争,实际上是市场战略之争,是未来规划之争。潘多拉VS潘宝拉的商标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潘宝拉已成功注册45个全品类商标。“现在很多公司都是业务开展之前先注册商标,但商标注册并不是马上就完成的,中间涉及很多环节,这就意味着人们可以通过企业注册的商标种类来推测他们未来可能的业务布局。对于不断进化的企业来说,他们需要把商标和业务列为同等地位,而不是业务先行商标随后。一些吃过亏的企业显然已经意识到这点。“之前大家找到知识产权服务更多需要的是商标注册业务,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提出的是监控和跟踪的需求,也可以看出企业对商标的定位从单纯的防御走向了更全面的商业运用……潘多拉VS潘宝拉的商标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潘宝拉已成功注册45个全品类商标。从商标窥视商业也会成为越多越多创业者、企业家...
    • 点击次数: 0
      2020 - 03 - 04
      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广东高院)就宝格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格丽公司)、宝格丽商业(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宝格丽上海公司)诉湖南德思勤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公司)、深圳市德思勤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置业公司)、深圳市德思勤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实业公司)侵犯其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三被告停止在房地产经营活动中使用“宝格丽”等名称,销毁含有相关用语的标牌、标识和宣传资料,刊登声明致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310万元。对此,相关专家表示,驰名商标是商标中“金字招牌”,是最有价值的商标。在生产力高度发达、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拥有驰名商标的商品往往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和较高的市场地位。在消费社会,商标尤其是驰名商标已经不仅仅是识别商品或服务的“红娘”,而是本身即具有非常大的价值。宝格丽商标引纠纷宝格丽公司是一家经营珠宝首饰的意大利公司,为第332078号、第334038号、第340247号“BVLGARI”、第3811212 “BVLGARI宝格丽”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且上述商标均核定使用在第14类珠宝、手表等商品上。宝格丽上海公司是宝格丽公司于2006年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且将“宝格丽”登记为企业名称,从事珠宝首饰的零售等。宝格丽公司诉称,2014年其发现,德思勤公司开发的“宝格丽公寓”房地产项目的楼盘外墙面、宣传册等位置,以突出方式使用“宝格丽”“Baogene”“宝格丽公寓”等标识。德思勤置业公司在其网站上,宣传和推介涉案楼盘,在主页中突出使用“宝格丽”,并以高档珠宝饰品作为配图,在涉案公寓公开发售活动现场,摆放数百件宝格丽香水。德思勤实业公司在第36类“受托管理”等服务上注册了“宝格丽”商标,供德思勤公司、德思勤置业公司使用。涉案“宝格丽”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请求法院认定第332078号、第33403...
    广告投放:+86 755 25791132
    项目咨询:+86 188 18592180
    Website:http://www.zbcynews.com
    地址:中国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水贝一路金展珠宝广场F4层
    Add:4/F, GoldPlaza, Shuibei Road 1, Luohu District, Shenzhen, Guangdong, China
    Copyright ©2019 - 2023 深圳禾拓珠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