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曝光台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2021年3月17日,是东方金钰 (退市金钰,600086.SH)在A股摘牌日子。


按照上交所通知,在2021年3月10日退市整理期满后,上交所于3月17日对东方金钰予以摘牌。


至此,曾经市值近300亿元的“翡翠第一股”陨落,东方金钰就此结束其A股生涯。截至2021年3月10日最后一个交易日其市值只有2.16亿元,股价0.16元/股,股价和市值下跌幅度均超过99%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记者了解到,东方金钰股票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该公司5.76万户股东可继续在这里交易。


“翡翠第一股”曾名噪一时


东方金钰前身为多佳股份,于1997年6月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最初主营纺织和教育业务。但该公司从上市第三年(1999年)业绩就开始持续下滑,到2003年、2004年其连续亏损0.28亿元、1.97亿元,并因此于2005年3月29日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沦为“*ST多佳”。


2005年10月,外号“赌石大王”的赵兴龙耗资近1847万元入股多佳股份并成为其持股10.49%的第二大股东。此后,赵兴龙再耗资3900万元收购上市公司5200万股,至此成为多佳股份持股比25.25%的第一大股东。


2005年12月31日,赵兴龙控制的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后,赵兴龙将旗下云南兴龙珠宝的翡翠资产注入湖北多佳股份。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2006年8月,多佳股份更名为“东方金钰”,并在2010年和2015年上演了牛股行情,被外界称为“翡翠第一股”。公开信息显示,东方金钰拥有从翡翠原材料到生产加工、批发零售的完整产业链。


记者了解到,赵兴龙2005年入主后,上市公司当年就扭转亏损局面并盈利0.05亿元。此后东方金钰业绩持续增长,并于2012年盈利破亿至1.6亿元;到2015年,赵兴龙入主上市公司第十年,东方金钰盈利额站上3亿元高位。


东方金钰一时之间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限。2015年7月东方金钰股价一度涨至20.46元/股(前复权)历史高点,市值一度接近300亿元。赵兴龙家族更因此云南首富。


徐翔重仓并“操盘”东方金钰


风光背后潜藏重重危机。2015年,不只是A股的难忘一年,也是东方金钰的致命一年。


尽管在2005年就完成资产重组事宜,但东方金钰早年遗留的历史问题并未完全解决。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逐年增高,2011年首次超过了80%,此后一直未能降低。


2011年以来,东方金钰曾两次披露定增方案,但均因为股价与定增价倒挂等而告败。直到2014年5月,东方金钰抛出了募资15亿元的第三次定增方案,并最终于2015年顺利完成,募资全部用于归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认购方只有一家,那就是赵兴龙家族控制的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丽金泽”)。


看似实控人来给上市公司“输血”,却是“私募一哥”徐翔操盘东方金钰的关键一步。


记者从东方金钰2014年半年度报告获悉,徐翔控制的泽熙4期作为新进股东,出现在东方金钰的十大股东之列,持股188.05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比0.53%。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到2014年三季报,徐翔控制的另一只“泽熙系”产品泽熙1期也跻身东方金钰十大股东之列,并成为东方金钰持股883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比2.51%)的第三大股东。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这一背景下,2015年6月,赵兴龙再发新的定增计划,这一回东方金钰拟募资80.08亿元,主要用于小额贷款、典当行等业务。然而这一次就没那么幸运了。2015年7月,A股行情大变。东方金钰于2016年3月终止定增计划。


徐翔旗下泽熙1期从东方金钰成功“撤退”。根据Choice数据,截至2015年6月30日还持有东方金钰883万股的泽熙一号,到2015年7月31日已经从东方金钰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了。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2015年7、8月份,徐翔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买入的东方金钰,获利近10亿元。


但徐翔在这一年“栽”了。2015年11月1日,新华社称,“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此后,徐翔“操盘”东方金钰的细节逐渐曝光。2016年8月6日,东方金钰接到通知,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青岛市公安局送达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了犯罪嫌疑人徐翔的财产——瑞丽金泽持有的东方金钰限售流通股2.93亿股及孳息(指由原物所产生的额外收益),占公司总股本的21.72%。


这一消息引起市场震动。从公开信息来看,瑞丽金泽似乎与徐翔并无关系。据东方金钰此前介绍,瑞丽金泽是赵兴龙家族控制的企业。工商信息显示,瑞丽金泽成立于2014年5月13日,注册地在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从事企业管理服务、商务信息咨询、创业投资等服务。


2016年8月7日晚间,东方金钰回复上交所问询称,瑞丽金泽自成立以来,其股权结构没有发生变动,即赵兴龙和朱向英分别持有其51%、49%的股权。但持股49%的朱向英自述“本人在瑞丽金泽所持有的股份,系徐翔出资,本人仅为徐翔代持”。


另据多家媒体报道,朱向英为牛散周建明妻子,周建明是早期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最核心成员之一,更是徐翔在宁波最为倚重的帮手。


至此,徐翔操盘东方金钰的证据“浮出水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最新股东名单显示,瑞丽金泽仍是东方金钰持股21.72%的的第一大股东。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2015年11月1日,东方金钰股价是12.71元/股,瑞丽金泽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价值37.26亿元;但以2021年3月10日东方金钰0.16元/股来估算,这部分股份价值仅剩4690.32万元。


据此计算,徐翔通过朱向英代持瑞丽金泽49%股份,徐翔间接持有东方金钰约1.44亿股,所持相关股份的价值从2015年11月1日的18.3亿元跌至2021年3月10日的2298万元。


两度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5年11月,随着徐翔案发,东方金钰时任董事会秘书顾峰也失联了。作为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的赵兴龙遭上交所监管关注。2016年4月,赵兴龙以“个人原因”为由辞任董事长一职,将公司大权交给了年仅35岁的儿子赵宁。


“换帅”的东方金钰仍缺乏对资本市场的“敬意”,此后更因连续违规行为遭监管处罚。其中,最为市场关注的是,东方金钰两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记者了解到,自2018年开始,东方金钰陆续出现未能到期清偿的债务。当年7月25日,该公司披露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到2019年11月18日其到期未清偿债务已累计达58.14亿元。债台高筑的同时,东方金钰却存在巨额的玉石存货,2019年上半年末,该公司存货余额高达90亿元,其中珠宝玉石存货余额达到88亿元。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手握大量珠宝玉石,却不能变现还债?东方金钰这一情况引起投资者质疑。


2019年1月16日,证监会宣布对东方金钰进行立案调查,原因是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2020年4月,证监会披露调查结果指出,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间,东方金钰为完成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业绩指标,虚构其所控制的瑞丽市姐告宏宁珠宝有限公司与六名自然人名义客户之间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东方金钰在涉案定期报告确认上述收入,同时导致涉案定期报告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利润总额及应收账款。


据证监会调查具体情况: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14169.09万元,虚增营业成本4665万元,虚增利润总额9504.09万元,占当年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29.60%;2017年虚增营业收入29487.10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1038.9万元,虚增利润总额18448.20万元,占当年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59.70%;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2000万元,虚增营业成本4100万元,虚增应收账款772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7900万元,占2018年半年度报告利润总额比例为211.48%。


2020年12月18日,东方金钰再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0年12月22日,湖北证监局对东方金钰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湖北证监会指出,2019年东方金钰披露控制权拟变更事宜,彼时称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但该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湖北证监局对退市金钰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40万元罚款。


多年折腾下来,东方金钰陷入巨亏旋涡。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盈利额分别是2.51亿元、2.31亿元、-17.18亿元、-18.27亿元。2020年,东方金钰公司预计亏损19.5亿元至24.5亿元。


退市不等于麻烦结束


投资者终于对东方金钰“寒了心”。该公司股价也持续下跌。2020年11月25日-12月22日,东方金钰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就此触发破面退市。2021年1月13日,上交所决定该公司终止上市,东方金钰自1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2021年3月10日退市整理期满,东方金钰迎来最后一个交易日。交易行情显示,该股票当日平开,之后股价保持震荡走势,截至3月10日收盘,东方金钰股价报0.16元/股,跌幅达5.88%,当日换手率7.02%,成交金额1240万元,总市值仅剩2.16亿元。


在东方金钰退市命运确定后,该公司也掀起了离职潮。从今年1月30日,东方金钰副总裁姜平、副总裁郭梅艳、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赵琳迪等高管纷纷辞职。3月10日,其财务总监宋孝刚也告别东方金钰。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3月17日,上交所对东方金钰予以摘牌。不过,A股退市,并不意味着东方金钰的麻烦到此为止。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9月30日最新股东情况显示,东方金钰仍有5.76万户股东。


江苏竹辉律师事务所郎一华律师认为,东方金钰无论是否退市,投资者都有权向相关责任人索赔;公司退市会降低上市公司的支付能力,但是投资者索赔的对象不仅仅指向上市公司本身,负有责任的东方金钰的董事、监事、高管均应与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郎一华律师还指出,三类东方金钰的投资者可申请索赔:一是2017年4月18日之后买入、在2019年1月18日开盘前仍持有,并在此后继续持有或者卖出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二是在2019年2月2日开盘后买入,在2019年5月23日收市后仍持有东方金钰,并在此后继续持有或者卖出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三是在2020年12月17日收盘后仍持有东方金钰,并在此后继续持有或者卖出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


记者从天眼查APP获悉,东方金钰累计8次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当前被执行总金额为12.57亿元,36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及部分股东均已被限制高消费。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徐翔重仓的“翡翠第一股”告别A股

相关资讯